微信公众平台
| OA系统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保护区管理  > 科学研究 > 科研监测

秦岭地区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探讨

发布时间:2013-12-2 16:43:03  浏览次数:

松材线虫病是世界重大的、毁灭性的植物疫病,传播途径广,蔓延速度快,防治难度大,被称为松树的“癌症”。松材线虫病是由松材线虫Bursaphelenchus xylophilus(Steiner et Buhrer)Nickle引起的,属国际检疫对象。我国自1982年首次发现以来,松材线虫病疫区已扩散蔓延至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湖北、四川、重庆、河南、陕西等13个省(市)的179个县(市、区)(国家林业局公告2013年第2号),对林区的松林和一批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及重点生态区的生态安全构成严重威胁。陕西省是松材线虫的适生区,易感染松材线虫病的马尾松、油松、华山松、白皮松等树种和松材线虫的传播媒介昆虫松褐天牛分布广泛。目前,陕西省松材线虫病的疫情已涉及柞水、山阳、汉滨、石泉、洋县等5个县级发生区,发生面积近万亩。松材线虫病疫情的发生危害巨大,特别是在秦岭重点生态区的发生,不仅对森林资源和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而且使我省的生态建设、经济贸易、林农利益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本文对秦岭地区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进行了探讨,以期为有效遏制松材线虫病的蔓延与扩散提供参考。
1 松材线虫病及其危害
松材线虫病又称松树萎蔫病,是松树的一种毁灭性流行病,由松材线虫而引起。松材线虫最早起源于北美洲,是一种外来入侵生物。中国口岸曾从日本等国进口的木材及木制品中截获到该线虫。国内分布在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湖南、广东、山东、湖北、四川、重庆、贵州、河南、陕西,以及香港和台湾地区。我国除西藏、青海、内蒙、吉林、黑龙江外,年平均气温在10℃以上的地区可能为其适生区。国外主要分布在日本、韩国、葡萄牙、美国、加拿大、墨西哥。
松材线虫属线形动物门、线虫纲、垫刃目、滑刃科。在我国,它的寄主包括赤松、黑松、马尾松、湿地松、云南松、油松、华山松、白皮松等在内的61种松科树种,偶尔或接种后也危害9种云杉、4种落叶松、2种雪松、5种冷杉、大果铁杉和花旗松等。在国外,它的寄主包括松属、冷杉属、云杉属、雪松属和落叶松属等植物。
松材线虫病的病因复杂,传播途径多样。松材线虫病的近距离传播主要靠天牛等媒介昆虫,在我国,它主要借助媒介昆虫松褐天牛Monochamus alternatus Hope来传播。松材线虫病的远距离传播则主要借助感病苗木、松材及其木制品等的调运等,这种靠人为传播的比例在我国高达76%。
松材线虫病多发生在每年的5~10月份,在温度较高或者海拔较低,或者环境比较干燥的地区,其发生几率比较高。松树被危害后约40天即枯死,松林从发病至毁灭只需3~5年时间。
松材线虫病致病力强,寄主死亡速度快,传播快,且常常猝不及防。一旦发生,治理难度大。据不完全统计,中国自1982年在南京市中山陵发生该病以来,直接威胁着5亿多亩松林和一批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及重点生态区的安全,它不仅给国民经济造成巨大损失,也破坏了自然景观及生态环境,对中国丰富的松林资源构成严重威胁。
2 秦岭地区松材线虫病发生情况
陕西省是松材线虫的适生区,易感染松材线虫病的马尾松、油松、华山松、白皮松等树种和松材线虫的传播媒介昆虫松褐天牛分布广泛。
2001年,在全省开展的松材线虫病普查中,汉中市的镇巴县、汉台区发现了疑似松材线虫病,西安机场截获从境外松木包装箱携带的松材线虫活体51批。
我省松材线虫病首次发现于2009年,发生于略阳、汉滨2个县(区)。截止目前,我省松材线虫病的疫情已涉及柞水、山阳、汉滨、石泉、洋县等5个疫区,发生面积近万亩。这些疫区皆位于秦岭林区,其它地区尚未发现疫情。
自2009年松材线虫病疫情在我省发生后,陕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进一步加强了对松材线虫病防治工作的组织领导,经过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全省松材线虫病防治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先后对略阳、汉滨2个县区3个乡镇的疫点进行了拔除。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发病疫点还在增加,发生范围不断扩大,防控形势十分严峻。
从防治实践分析,人为传播依然是造成松材线虫病疫情扩散与蔓延的重要因素,其中违规调运松木及其制品已成为人为传播的根本性途径,2011年秋季普查中在我省山阳县发现的松材线虫病疫情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就山阳县发现的松材线虫病疫情来看,疫情发生在山阳县天竺山森林公园海拔1 700~1 800 m处,面积246亩,病死华山松115株。经调查分析,可能是当地公路建设中使用了来自疫区的带疫松木包装材料,从而导致了疫情的传入。国家林业局在〔2012〕1号《警示通报》中指出:陕西省山阳县发生的华山松遭受松材线虫病危害的情况,与我国其他疫情发生区对比具有很强的特殊性:它在目前我国属海拔最高、年均气温最低(仅7.9℃)的疫情发生区,打破了学术界和管理部门对松材线虫病的常规认识。受感染的华山松是我国松材线虫病危害的又一新树种,而且,传播媒介仍未得到最后确定,虽经反复调查,只在疫情发生点采集到了生物学特性、分布范围等还不完全清楚的松刺脊天牛Dystomorphus notatus Pic,尚未发现其他发生区普遍存在的松褐天牛这一媒介昆虫。山阳县松材线虫病疫情的发生,表明松材线虫病在向高海拔区域扩散,有着更大的适生范围和更强的危害性。松材线虫病疫情出现的这一新情况,给防控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
3 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应采取的措施
秦岭地区作为我国重点生态林区,在国民经济与生态建设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与作用。近年来,秦岭地区经济活动异常活跃,工程建设、旅游开发等活动势头正猛,人为活动日益频繁,极易导致松材线虫病的扩散与蔓延,防控形势更加严峻,工作难度与日俱增,如不严加防控,势必带来难于遏制的生态灾难,松材线虫病的防控工作任重而道远。因此,在松材线虫病的防控工作中,要切实抓好监测普查、检疫封锁、疫区除治、疫木管理等关键环节,坚决遏制松材线虫病的恣意发生与传播,以确保我省秦岭林区森林资源安全和生态安全。
3.1 广泛深入开展宣传,不断提高全民防控意识
松材线虫病的防治是一项依法进行,集政治性、社会性、技术性为一体的系统工程,涉及林业、农业、水利、交通、铁路、民航、邮政、工商、电力、通信、经贸、海关、建设等多个部门,需要全社会的参与。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要经常性的通过电视、报刊、广播、网络等宣传媒体,以及大量的有组织举办的会议、培训、专题活动等,多途径、多渠道、多形式向社会各部门、各阶层的干部群众进行反复、持久、深入的松材线虫病科普知识宣传,让全社会对松材线虫病的发生、危害,以及预防与除治的重要性、必要性等有一个较为系统和深刻的认识,尽力做到家喻户晓、老幼皆知,并引导社会公众自觉参与到松材线虫病防控的各项工作中去,在全社会形成联防联治、群防群治的防灾格局。特别是各级林业部门责无旁贷,要把松材线虫病的防控工作作为林业中心任务,克服麻痹轻敌思想,从保护林业健康发展和生态安全的高度,增强紧迫感、责任感和使命感,认真搞好信息、技术等服务工作,加大技术指导和督促检查力度,采取有力措施,确保森林资源和国土生态安全。
3.2 扎实开展普查与监测,积极做好疫情预防
我省松材线虫病发生面积虽然不大,但疫点多、面积分散,远距离扩散传播的态势极为明显。因此,要以松材线虫病监测预警为中心,全力抓好监测预防工作。一是要组建专业监测队伍,建立健全完善的疫情监测网络体系,始终坚持疫情普查和巡查制度,采用重点区域、重要位置的监测、监控与常规病虫害调查与松材线虫病监测相结合、长年固定点调查与春秋季普查相结合的方法,实现普查监测范围全覆盖,切实做到在第一时间发现疫情,第一时间处置疫情;二是要制定科学的预防方案和应急预案,坚持疫情逐级零报告制度,积极推行监测任务分片包干责任制,将责任层层落实到人;三是要强化预防工作,抓好监测和复检两个关键。在普查监测工作中,要不断提高监测覆盖率及准确率,竭力做到不使一虫一木漏网。一旦发生疫情并经除治以后,仍要对疫区(点)和疫源进行复查复检,确保得到彻底除治,不致死灰复燃。
3.3 加强检疫封锁,严防人为传播
松材线虫病的传播途径主要包括自然传播和人为传播。我国松材线虫病防控实践经验证明,人为传播是其扩散和蔓延的根本性途径。因此,对于人为传播途径的管理和防控尤为重要。在松材线虫病防控这项战役中,对于出入境的松树苗木、松材、松木制品,以及各类松木包装材料,各级森林植物检疫机构要规范检疫执法程序,认真履行职责,层层把关,严格进行全面检疫,既要防止疫情传入,更要杜绝疫木流失。一旦发现有松材线虫病即立即隔离,严密封锁,并采用熏蒸、加热处理或集中焚烧等手段,彻底进行除虫除害,不留任何病源,切断传播途径,杜绝病害传播。在疫病检疫工作中,加强对人的管理是第一要务。对于各类从事与疫病传播相关人员,要通过宣传教育,不断提高他们的法律意识、公共安全意识与自觉防范意识,使其从思想上杜绝非法营运疫木的行为。对于检验执法人员来说,要做到认真负责,不出现因人为原因而导致悲剧性灾难的发生。
3.4 加强媒介天牛防治,防止自然扩散
在我国,松材线虫近距离传播最主要的媒介昆虫是松褐天牛,该媒介昆虫在我省分布广泛。因此,要不断加大对松褐天牛的防治力度,努力降低虫口密度,减少传染源。对于松褐天牛的防治应采用化学杀灭、人工捕杀、生物防治等相结合的方法进行。化学杀灭一般在松褐天牛发育的关键时期,在空中与地面定期喷洒杀虫剂,以杀灭天牛幼虫或清除成虫,或对受侵害对象喷施药液确保植株免受侵害;人工捕杀包括人工诱杀和人工捕捉两种方式。人工诱杀是在松褐天牛的成虫期,在松林中悬挂诱捕器的方法来诱杀天牛成虫。人工捕捉的方法则是通过手工直接捕捉天牛成虫,来降低天牛的密度;生物防治是通过在松林中释放管氏肿腿蜂、花绒寄甲等天牛的天敌,达到控制天牛的虫口密度的目的。此外,还可通过选用抗病树种对林分进行改造,以提高综合防控能力。
3.5 及时开展疫情除治,严格源头管理
我省出现的松材线虫病新疫点,几乎都是带病松木及其制品和包装材料长距离调运引起的。因此,突出病枯死木除治清理和疫木源头管理是松材线虫病预防与防治工作的重中之重。在防控工作中,一旦发现疫情,一是要坚持先封后伐的原则,及时开展疫木清理。制定切实可行的除治方案,彻底清理病死树,拔除疫点;二是要严防死守,严格疫木的源头管理,看紧看住伐除的疫木,严防疫木的流失,以防造成二次或多次污染;三是要加强跟踪检查,完善档案资料。在经过科学除治,拔除疫点后,要继续进行跟踪监控,巩固防治成果;四是在疫情除治中,必须由当地政府或林业部门组织专业队伍统一实施,跟踪管理,严禁擅自采伐、藏匿、加工和转移疫木,使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把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3.6 积极开展科学研究,不断提高防控水平
1982年松材线虫病就在我国被首次发现,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防控工作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也走了不少弯路,不论是人力、物力、财力,还是松树资源与景观资源都造成了巨大的浪费和损失,科研工作的滞后是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在目前,松材线虫病的新疫情、新情况和新特点不断出现,松材线虫病防控的严峻形势要求我们,在充分抓好监测预防、检疫封锁、疫区除治、疫木管理等重要环节的同时,要积极开展松材线虫病发生危害规律、适生性、天敌筛选等的基础研究,及时进行快速准确的取样、检验鉴定和防治实用技术研发,大力开发先进的监测工具、监测手段、防治药物,选育抗性松树品种,加强林区结构调整等的应用性研究,为松材线虫病的防控提供科技支撑和技术保障。
3.7 切实加强组织管理,疫情防控科学有序
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是一项较为复杂的系统工程,一方面要求各部门间要积极协调、密切配合、协作把关,形成齐抓共管、联防联治、通力协作的防控新局面;另一方面,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又是一项耗资巨大的工作,需要各级财政加大对防控工作的资金投人,不断加强和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提高预防和除治能力;三是要创新机制,建立奖惩制度,积极探索和推进灾害防治的市场化,以达到提高防治成效、减低防治成本和无公害化防治的目的;四是要切实加强对防控工作的领导。松材线虫病防控工作是各级政府的一项重要职责,各级政府要将此项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实行行政领导责任制。坚持“预防为主,科学治理,依法监管,强化责任”的防治方针,加强督促检查,确保各项工作落到实处。(科研科 麻应太 后勤服务中心 凌彤)
                            

地址:西安市长安区航天大道59号 联系电话:029-85641795
邮编:710100 电子邮箱:nblgzjy#163.com(#换成@) 技术支持:西安千网
Copyright © 2008-2019陕西牛背梁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