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态文化 >> 基层生活 >> 正文

春节值班话年味

来源:    发布日期:2016年3月23日    浏览次数:

2016年的春节,我在北沟保护站值班。10天的值班时间里我发现,原来同样的一个新年在城市和山里有着截然不同的味道。
在喧闹的都市,年味是浓郁的、热烈的、忙碌的,空气中弥漫着人声、车声和各种音响播放的音乐声,混合着卤肉的香味、汽车尾气呛人的气味和烟花爆竹的味道。而在北沟,年味是温暖的、安静的、恬淡的,年不是一个人的新年,而是和风声、雪影、酒香一起相伴的有点恼人又有点迷人的新年。
新年第一味:断水的烦恼。2016年的春节是近年来最冷的一个春节。在北沟,零下20度的低温不仅使河里的水基本上结成了白色的坚冰,也把从北沟到营盘镇沿途20多公里长的饮水管道全部冻裂了。当然,北沟保护站也没能幸免。在这个滴水成冰的时节,又遇上断水这样的事情,心里当然有点郁闷。幸好我们附近的涟漪水厂还在生产纯净水。于是我们去拉了一些纯净水回来,水荒困扰算是暂时解决了。在接下来的10天里,我们从来没有像今年春节这样算计着用水:既要把菜淘洗干净,又不能有丝毫的浪费,真的是从内心里感受到了水的珍贵。天气晴好的时候,我们就去河里向阳的地方打水,来满足日常生活用水。
新年第二味:风和雪的舞蹈。凡是在北沟生活过的人,印象最深的或许就是北沟的风了。这里的夏天清风徐徐,为静谧秀美的北沟更增添了一份清凉。可是冬季的风就疯了,肆意撕扯拍打着它所能触及的每一样东西。无论是树木、花草、路灯杆,还是无辜的行人、小狗还有鸟窝,它都要好好的捉弄一遍。每当雪花飘飞的时候,风也跟着来了。洁白的雪花从天而降的时候是多么的美丽,可是不等它们亲吻上自己深爱的大地,风就来捣乱了。它在空气中旋转、翻腾、嚎叫着,一会把雪花刮到墙角,一会又把它抛到天上。不等雪花落到地面,它又打个漩涡把雪花变成龙卷风扔到高高的屋顶。雪花就这样被它凌虐着,美丽的六角形没有了,变成了一颗颗白亮亮的雪籽。幸好雪花够坚强够有耐性,没有生气更没有屈服,而是依旧优雅的飞舞,在狂风中留下优美的舞姿。最后风被征服了,悄悄的躲起来了,雪花就落满了山川,把北沟变成一幅美丽的白色画卷。在这个巨幅的画卷里,有一座小小的院子,我们就在北沟保护站这个小小的院子里值班,守护着这幅珍贵的画卷。
新年第三味:北沟飘香情谊浓。在值班的日子里,虽然断水,虽然下雪刮风,虽然值班人员只有我们两个,可是我们并没有把值班生活过的那么清苦寂寞,而是坦然且从容的应对一切困难,将值班生活过的丰富、热闹、充满人情味。在保护站附近的工地有一个小伙---小翟,春节期间偌大的工地只有他一个人。他的值班室里没有电视和网络,于是经常到我们院里来蹭网。我们就邀请他到屋里烤火聊天。我们一起包饺子,一起看电视,小小的屋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小翟没有馒头了,我们送他几个,他再来的时候又给我们带来了美味的岐山凉皮和春卷。
除夕和大年初一,村里的老朱和老刘大哥热情的邀请我们去他们家里吃饭,和他们的家人一起共度新年。在他们家里,我充分感受到了山里人的热情和淳朴。我们享受着丰盛的饭菜,品尝着香浓的包谷酒——“北沟飘”。大家在席间不仅猜拳行令共话新年,也谈到森林防火和社区共管。北沟这片林子不仅是我们的辖区,更是他们世世代代的家园,这些淳朴的人们比我们更加热爱这个地方的一草一木。和我们多年相处下来,他们现在对于森林防火和资源保护有了更加理性的认识。春节期间,村民们主动放弃上坟烧纸,改用其他方式来表达对已逝亲人的敬意,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不敢上坟烧纸了,给坟上压几张黄纸把意思带到就行啦,把山点着了大家都麻烦。语浅情深,质朴的话语里是对家园的热爱和对我们保护工作的理解。
值班期间除了在站上留守以外,还会经常出去巡视,看看有没有偷猎的、盗伐的,有没有外来的流浪人员随意用火。北沟飘的香味在风的放送下一路陪伴着我们。
    10天的值班生活就这样过去了,我们也早已开始了新的工作和生活。但是,北沟的年味却永远的留在了心底,变成了一种难忘的回忆……(北沟保护站 曹梅梅)